體驗修持一年半載,體悟命運可以改變

認真回想開始唸《地藏菩薩本願經》以來,到現在居然也持續了大約一年半的時間了,當初聽說每日持續唸佛或有機會改變自身狀態的說法,如今再檢視一遍自身狀態作為對照,確實所言不虛,我不敢將自己這段時間的轉變結果描述得多誇大,但,它確實造成了質的轉變。

其實,每個人自身先天的本性如何,一輩子下來大抵八九不離十,所以就這段個人經驗,我想先說的是:「未來同樣想嘗試唸佛經調整自身的人,先別對此帶有太過戲劇性的期待,人自身帶有的先天根性太強,唸佛的作用主要是將自身的先天個性微調並且優化,使你的本性能夠往更為正向的磁場發展。與其去期待修持後有什麼神蹟奇蹟降臨,不如努力持之以恆修持調心,讓自己從心產生改變,進而改變行為與生活。

我就是這樣的漢子

當然,在開始遇到朕嘉老師以及開始唸佛之前,蠻早的時候我大概就知道自己是屬於什麼個性類型的人:我是一個一旦將真實面目露出,就會在人際上非常不討喜的個性(我批判性極強,一旦開罵,勢必造成觀感不好),長期下來也因此經常帶著社會化過後的的個性面具。算是將我個性中屬於「外向我」的一面在教學工作場合上發揮到最大,諸如:善於表演、幽默感、散發親和力等等………但我始終清楚,這與「內在我」真實個性的矛盾性其實很強烈,儘管它也算是真實個性的一部份,我非常不敢也不願暴露在人的面前,但個性就是個性,會在不知不覺偷渡溜了出來。

換句話說,以整體性格而言,我算是個非常矛盾的人;而且說實話,目前唸佛之後的我依然如此。但差別在於:在早期我對於這種自身的矛盾性既感到非常的不快樂且無力;另外,早期在性格切換上其實也相當不成熟,這也導致早期在剛出社會工作的前幾年,會有種找不到方向的碰壁感,在個人相處上,甚至可能會讓人有所謂的「虛偽」感。總之,過去的我會認為:我並不融合於外界的群體,或者更該說:外界的群體並不融合於我。

然而,在去年二月經由友人推薦認識了朕嘉老師後,轉折開始悄悄地發生。首先,我先是對於朕嘉老師的鐵口直斷且精細的剖析感到折服,在初次見面的情況下,可以將我整體性格中兩項最突出的神祕性與表演性的矛盾傾向直接道出,也能將這種性格對於我過去人生歷程種種不順的影響準確點出。這也使我更加確信自己這一生是個什麼人、以及又該走什麼樣的道路。

我對命理的進一步的了解:命運可以改變

朕嘉老師隨後提到了一個重要的觀念:「命」與「運」的不同。大致上意思是說:一個人的整體性格造就出自身命格,屬於先天格局,基本上難以再撼動;但運勢的部分屬於後天個人修為,而修為方式可以靠每天持續唸佛行善,來改善自身與周遭的環境人事物,使每個人先天的特定命格,能夠朝向較好的發展。一日一修持(請點) 朕嘉老師也以著名的「了凡四訓」故事為案例,說明後天修為改運的重要性:若將後天修為用心至極致,其改善幅度之大甚至可說是起死回生亦不為過。

於是,在朕嘉老師的建議下,我開始了持續每天唸佛號及《地藏菩薩本願經》的個人修行歷程。在一開始,初次唸佛的我純粹將唸佛號佛經當作一種「修身養性」得方式,因為一開始根本無法估量能帶來什麼效果,所以在起心動念上也不會去預設說唸佛以後會帶來什麼功利性的效果。倒是當時人生已經將屆30歲大關,過去長期累積的種種不順到了那個時間點在性情上其實很焦躁,比較希望在唸佛後可以立即調和身心靈,達到修身養性的效果。

開始嘗試修持,我逐漸地改變

在剛開始的一兩個月,其實還沒感受到什麼太明顯的變化,我當時仍只是個在國中一邊準備教甄一邊上課的代課老師,我依然在外嘻笑上課(在外跑補習班已經有7~8年的經驗,過著有一課沒一課的工作生活,算是渾渾噩噩,不是很理想的生活),在家持續唸佛;又過了一兩個月,到了五月開始教甄季,我開始逐漸看到外在的環境氛圍似乎變化了。首先,在教甄季開始不久後的六月初,我就直接面試上了私立中學的正式教師。從「命」的層面來看:或許是修為讓原本性格更為成熟而較能應對自如;從「運」的層面來看:很明顯,修為後所面對到的各種人,比起早期面對到的人來的真誠且友善許多 (當然,這是主觀上的認定),對於個人的幫助上明顯的正向得非常多。而從此之後,我對於周遭人的看法也確實產生了些許的改變。

過去的我,是個對於外界幾乎所有人事物都能夠批判的個性,幾乎快到達「看整個世界都不順眼」的程度。尤其對於必須帶有功利才能建立公共人際交誼的本質,更是感到極度的鄙視;而在開始修佛之後,隨著工作更為正式而順遂,一方面仍照常受到學生普遍歡迎,另一方面也開始受到校方管理層的看重,意味著我必然得好一段時間處在這種「正向而功利」的職場環境中。這也多少讓我能夠更為理性且淡然地看待過去我所鄙視的各種事情,學著與這樣的環境共處。從中我發現,我過去一直會這樣鄙視一切,其實是我心中有強烈的情緒色彩使然,讓世界被我渲染成晦暗的顏色,我認為世界一切在欺負我,我又何必給世界一切好臉色,就這樣我自己跟自己冤冤相報無止盡;當修持久了後,我心中產生理性淡定時,情緒色彩漸漸退去,世界回歸它的中性,我的抱怨與無止盡的冤冤相報,也就不復存在了。

所以,對我來說,修行應該不只是單純的唸佛,或是把唸佛時間加長而已,當開始處在一個特定環境中,如何淡定或是同理心面對種種不認同的人事物,似乎更是俗世中必須每天面對的「現實修行」;因此如何在此修為下,朝著正向而發展我認為才是在生活中修行的課題。

這一年半來,我的一點點體悟

總結來說,不論大家個別情況如何不同,唸佛基本上便是讓「自身」產生改善,從而影響到「與外界」種種對應磁場上的改善;實際成效,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或許就是朕嘉老師所說的:「當心中生起一池清靜的綠洲,何必招惹外界沙漠的干擾?甚至當你心量夠大時,可以改變外在的沙漠成為綠洲;先從改變自己做起,進而也能改變他人。」我不敢說自身這段時間的轉變有多成功,修佛也未必到非常投入,但如果一年多下來能夠有如此程度改善的話,相信更為用心修佛的人,將能夠看見更為顯著的轉變。我也建議有心改變自己命運的人,不妨嘗試看看,養成每天修持的習慣,堅持不懈並融入生活當中時,應該會比我有更深的體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