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屠宰場,如今成了流浪動物的收容園區

2016,11月中,我在台北生命道場做志工時,道場的劉秀鳳師姐跟我與尼克說,三芝有一位很發心幫助流浪動物的賴先生,自己逐步收留流浪狗,並且到了不得不找園區的小規模。但是,做公益就是沒有營利,自己也沒有太多資源,因此找到一間廢棄的屠宰場(已經有50年歷史了),昔日是屠宰山羊、山豬的地方,租來當作園區。

園區在建置時,常常有怪聞怪事發生,諸如工人看到毛骨悚然的東西,一上工就上吐下瀉,不然就是很多事情無法續工。 這時賴先生因緣際會找上台北生命道場,一些志工師姐們去煙供,也沒有太大成效,直到常住法師來專壇煙供超渡,才好一點。

怪事雖然沒有了,但資源仍然匱乏。要將屠宰場的斜坡填入水泥,其實找砂石車灌漿即可,但是擁有的資金只夠買水泥而已。還有堆積如山的垃圾要清理,要花錢請人清理,也沒那個錢。就這樣,一隻隻浪浪在外被賴先生帶回園區,卻因為園區不完善,也沒辦法有好的環境收容。最慘的是,整個園區,就「一個賴先生扛全部」,校長兼撞鐘,這樣還沒消磨掉他的發心,我真是深深欽佩。

流浪狗狗從發現、救援、收容、醫護、節育、安養……,這一連串的過程,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有時發現狗狗是在捕獸夾的魔爪裡,日後已經是要面臨截肢;有些狗狗已經挨餓不知幾日,有些甚至是被車子撞到重度傷殘……。難以想像流浪動物在人類的社會中,是多麼的弱勢阿!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錢能用的當然是醫療、結紮、飲食的部分比較優先,要花有限的金錢用在打雜上不太值得,因此我就發心去當個出力的人。第一次去做志工時是11/27,天氣略涼不至於冷,我與修持的同修,連我一起有三人,加一個晚來的,四人。偏偏當天下雨,我們的任務是協助同樣發心來當志工的水泥師傅,讓他方便攪拌水泥、鋪水泥。因此我們推著有水泥袋的推車、砂石,邊撐雨傘邊推,就這樣雨水混著汗水,大概做四個小時吧,體驗了工人的生活。 水泥真的很重,最麻煩的不是重,是環境太差了,都是雜物堆積沒有整理的環境,走路都要小心避免扭到腳,很刻苦的搬水泥。

從近中午開始做,三個人到下午增加一個,四個人跟水泥師傅配合,在惡劣的環境下,其實沒有做多少事。只大概鋪了五塊榻榻米平面的面積而已。雖然涼涼的天下著雨、流著排不出被雨衣包覆著的汗,但是心理卻時無比的溫暖:這是狗狗們的家園,牠們已經流離失所,僅有的小天地是我們盡一分心力所建立,這個認知在心中,我們所有的勞累煩躁,都自動歸零。比起我們的小勞動,牠們的無助必然比我們還要難過,比起來,自己做為人真的很幸福。

浪浪驛站:請點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