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傻呼呼地直接用日主論八字嗎?

拿到一張八字命盤,懂八字論命的人,自然很直接了當地開始論起命來。不論怎麼論,起手式都是先找出八字,年月日時「日」的天干地支,才開始去研究、論命、預測。但是,為什麼八字要以「日主」為基點去論命?而不以年、以月、以時去論命,卻設定日主為基點呢?

對於八字命理有一定了解的人,或許在心中也會有這個問號,但是看著所有人都是這樣以日為基點去論命盤,那就順著潮流走,順著老師教的走,就這樣把這個問題埋沒了。但是,掌握一門學問,尤其是八字命理這門學問,它是不只是理論科學,可以推演到造化生成的宇宙觀,還是應用科學,可以因地落實到人文現象的推測;因此此門學問治學,除了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才是。若是囫圇吞棗,很容易人云亦云,大家說甚麼就是什麼,等於喪失了理性思辨。

 

日柱為主的論命法:

八字的組成,是以年、月、日、時四個單位(又稱為四柱),一個單位配上天干、地支,四個單位就形成了八個數目的干支總和。最早以「日柱」論命的,或許以不可考。但可以從唐代大文豪 ‧ 韓愈幫他的進士官場上的好友李虛中寫的《殿中侍御史李君墓誌銘》中,提到:

「… 年少長,喜學,學無所不通。最深於五行書,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值日辰支干相生勝衰死旺相,斟酌推人壽夭貴賤利不利,輒先處其年時,百不失一二,其說汪洋奧美。」

短短的幾句墓誌銘,可以知道幾個資訊:

1. 在唐朝,八字命理學,已經流傳於知識份子之間

2.李虛中推論八字,以年月日三柱論命,尚未發展到時辰的第四柱

3.李虛中論命以日辰為基點,對應出的相生勝摔死旺相,推演斟酌推人壽夭貴賤利不利,甚至對流年判斷,可以推演到百不失一二的應證

到了宋代命理大家徐子平,已經將日主論命視為「必然之理」無庸懷疑,這樣使得日柱為柱的論命方式,更加鞏固。以下列出淵海子平的節錄:

予嘗觀唐書,所載有李虛中者,取人所生年、月、日、時干支生剋論命之貴賤、壽夭之說,已詳之矣。至於宋時,方有子平之說。取日幹爲主,以年爲根,以月爲苗,以日爲花,以時爲果,以生旺死絕,休囚制化決人生休咎,其理必然矣,複有何疑哉。

年柱論命依然存在:

從李虛中墓誌銘,可以知道至少在唐代,八字命理已經有以「日柱」為基點論命。那麼,以「年柱」論命,又是什麼時候呢?在以論日柱論命的思維系統中,我們可能無法理解「蘭臺妙選」在說什麼。妙選中的文詞優美華麗,多有四六對仗的行文,或是兩兩對仗行文,這樣的文風,可以推知來自於魏晉南北朝時代的的「駢體文」:

三奇拱貴,則勳業超群。

五福集祥,則偉人間出。

貴人登于月臺,筆下文章燦星斗。

黑煞朝於北斗,胸中志氣蓋乾坤。

雷雨迎春逢辰卯,而沾濡萬物。

扶桑出日見巳午,而光照四方。

 

分享三例蘭台妙選格局:

<異香滿路,而間產英豪>

1.男命1972.6.3.夜子時

.X

戊 乙 乙 壬

子 丑 巳 子

妙選:「年月日時之天干,間年月日時之地支,為天干貴人者,為此格。所謂袞衣補闕,滿路異香。若年幹之貴,列于月日時中,不相淩犯者,亦合此格。」

壬天乙貴巳,乙貴子,戊貴丑。四天干的天乙貴人,皆落在四個地支上,合乎此格。此命白手起家,從經營漫畫店到經營攝影鏡頭租賃,為中小鏡頭租賃的龍頭。

<海藏龍潛,膏車秣馬>

1.女命1983.12.1辰時

.X

丙 癸 癸 癸

辰 亥 亥 亥

妙選:「藏去聲,海藏者,壬戌癸亥是也。辰為龍,壬戌癸亥生人得辰時,乃為此格。蓋海藏非龍則人得以玩,龍非海則無以藏形,可以相有而不可以相無也。」

癸亥年納音大海水,生於冬月,年月日都是大海水,時柱辰時龍藏其中,合乎此格。此命從小到大成績頂尖,現任職世界知名大型金融企業。

 

<黑煞朝於北斗,胸中志氣蓋乾坤>

2.女命1993.12.8丑時

.X

癸 癸 甲 癸

丑 亥 子 酉

妙選:「壬癸乃元武,為黑煞,北斗乃是丑,壬癸生人得丑時,乃合此格。癸人得兩丑,更佳其他。刑煞則未必為福者也。」

癸酉年生人,丑時。天資聰穎,考上牙醫。

 

蘭臺妙選,若是以日柱為基點的論命系統,可能會看得霧颯颯,因為妙選的論命方式,跟習以為常的日柱基點論命,大相逕庭。妙選的論命,除了是以罕見的論命依據「納音」外,就是以「年柱」論命。八字命學的發展,從傳說的鬼谷子開始,就是以年柱論命,不僅是蘭臺妙選,在明朝萬民英所集結的「三命通會」,也有許多以「年柱」為基點論命的思維,例如三命通會‧看命口訣有談到:

 

凡看命,取胎生旺庫為四貴,死絕病敗為四忌,餘為四平。

以太歲干為主,配於五行,取四貴四平四忌之位,而分貴賤。

遇貴多則貴,遇賤多則賤。四貴之中,又分四旺庫為上,胎為次。

 

若人命胎月日時遇三貴,干皆有輔,或正祿正官正印三公命也。

帶正天乙如丑未生人月日時,得甲戊庚之類。

帶本家祿如寅生人月日時,帶甲之類,謂之福會。

或天乙貴合兩重者,亦三公命也。

 

三貴帶上下合,或一官一印,及一正天乙或一位本家祿,三兩位貴人合者,宰輔命也。若日時上遇兩貴,而帶上件者亦然。

若一位上遇災煞 地煞 亡劫羊刃等神,兼主兵權,司馬節鉞之貴。

若胎月生月與日時上遇胎庫一貴,卻帶正天乙上下合。

或天乙貴合本家祿,正官正印本家祿有氣。

或貴人上亦帶前件祿干者,亦宰輔九卿命也。

 

依照看命口訣的論命思維,即是以「年柱」為論命的基點,先不論通會中看命口訣的思維,是否禁得起驗證,但以年為基點的論命,確實存在。若要深入研究這個思維是否正確,大家有心可以多找案例看看。在此分享三個案例給各位:

1.男命,1963.9.2.正子時。白手起家,從農村小孩到成為鋼鐵鉅子,掌控幾千億規模的事業體。

.X

壬 戊 庚 癸

子 申 申 卯

癸水,胎生旺庫落在午申子辰四個地支上(看命口訣年柱判斷法,十二長生採陰陽同位說);癸水為基點,庚金正印,戊土正官,壬水天乙貴在卯年支(一官一印一正天乙)。

 

2.女命,1954.9.12.卯時。香港私人銀行業務總監,2005年收入破億,2013拿到公司全球業績冠軍。

.X

辛 辛 癸 甲

卯 未 酉 午

甲木,胎生旺庫落在酉亥卯未四個地支上,剛好月日時酉卯未合格;甲木為基點,癸水正印、辛金正官、辛金天乙貴人在年支午(一官一印一正天乙)。辛金天乙貴在午年支上(日時兩正天乙),更帶卯木羊刃於時(司馬節鉞之貴)。

 

3.男命,1981.1.25巳時。上市公司董事長接班人,家族資產千億以上。

.X

丁 癸 己 庚

巳 卯 丑 申

庚金,胎生旺庫落在卯巳酉丑四個地支上,剛好月日時丑卯巳合格;庚金為基點,己土正印、丁火正官、己土天乙貴人在年支申(一官一印一正天乙)。

 

年柱論命、日柱論命的差異:

那麼,既然日柱論命是顯學,也是至今流傳通用的思維。年柱論命也並非沒有根據,那麼這兩種的論法,哪個才是對的呢?既然年柱論命思維存在,為什麼不流行了,被取代了呢?

年柱論命為什麼不繼續廣為流傳?其實不難理解。八字可以說是門「應用科學」,講白了就是「算不準、算錯了」就會被否定,一旦被否定,就要看使用這門學問的研究者,或是使用這門技術的術士,願不願意繼續研究下去了。但是要抱持研究精神的畢竟是少數,這世界上沒有那麼多李虛中,會一頭熱地投入命理學的研究。反倒是直接放棄、直接否定這個思維,然後選擇一個比較準、比較對的思維套路,會簡單輕鬆得多。這一個重要的原因,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用日柱論命的大師輩出,像是唐代李虛中、宋代徐子平、明代劉伯溫、清代徐樂吾,這一類大師,專門將日柱論命予以深入研究,讓後續的追隨著可以對日柱論命思維駕輕就熟,因此年柱論命系統,反而沒有人願意深入研究。

對於年柱論命,我也沒有甚麼太深入的研究,但是在於我自己的日柱論命系統中,年柱論命的思維反而能強化日柱論命的系統,因為只要抓到年柱論命的思維精髓,融合在日柱論命系統中,即可以相輔相成,在論命時的視野能夠擴大。在此分享一點心得:

從日柱論命去看年柱論命,不難理解,它就是將日柱為基點,變成以年柱為基點。若是日柱代表著「命主自身」,日柱與其他四柱的對應關係,即為命主自身與所在時空環境的對應關係,以及促成命主自身的種種條件、參數;那麼只要知道年柱所代表「什麼」,同樣的邏輯套在年柱上,即可以解釋成「年柱所代表的什麼」與所在時空環境的對應關係,以及促成「年柱所代表的什麼」的種種條件、參數。

年柱除了代表「什麼」?代表祖上、父母、幼年狀況、根本的性格等等,這是從徐子平系統的四柱「根苗花果」邏輯,針對「根」的詮釋。若是以這樣的邏輯去探索,只要把作為「根」年柱的角色,仔細推敲,那不難發現,若月柱代表著日主所處遇的「大環境」。年柱與月柱相隔,是在大環境以外,距離日主更遙遠的地方,可以稱之為「外環境」,它象徵著日主所感知最遙遠的世界,打個比方,如果說生活在台灣高雄,那麼月柱可以代表養成自己的大環境,即是台灣高雄,但是台灣以外的東亞、亞洲乃至於歐洲美洲,可以說是空間上「遙遠的世界」,可以說是日主眼中的三千大千世界也不為過。

日柱為基點所對應到命盤中,是命主「我」眼中的世界;而以外環境為基點,所對應到命盤中的一切,是代表「外環境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打個比方,年柱看出很多「貴局」(諸如上述的蘭台妙選、看命口訣所載的貴局 )就像是世界上如果發現了某種特殊原素,可以替代石油能源,剛好在台灣新竹,那麼台灣新竹,就是世界注目的「寶地」待開採。但是雖然有一張「寶地」的命盤,日柱對應到命盤形塑出來,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村姑」,沒有能好好運用這塊「寶地」的能力,那麼她仍然只是一個村姑,頂多享受一點寶地帶來的好處,無法變成大富大貴。我常調侃:「年柱格局好,但是日柱格局差,就很像活在杜拜但是失業的人;擁有活在天堂的機會,但是把自己搞得活在人間地獄。心理鐵定不好受。」

這種邏輯看起來就是「依樣畫葫蘆」依著日柱論命的思維反套在年柱上,是否有所遺漏以及潛藏不為人知的差異,因此不可以將日主論命的思維套在命理?這個論點,就要知道設定日主為基點的論命思維,究竟是什麼?這樣的思維是否可以直接套在日主思維上?這些問題都是探索年柱論命的重要「思維爭點」。對於我自己而言,對此論法有一定的理由、實證去支持,等待更有興趣的人一同研究。

年柱在於交通不便的時代,實在沒有什麼影響力,因為要讓遙遠的因素影響到自己,光是傳遞、交通就花不知道多少時間,因此即便有,也是要醞釀很久的時間發酵。但是現今「世界是平的」透過網路互聯網,可以一瞬間讓世界的一端聯結到一端,從非洲可以連線到冰島,在這個時代,月柱的「大環境」得以要擴大調整,年柱的「外環境」亦然。或許,因為大環境的擴大,年柱論命中格局的好壞,反而更影響命主先天的「被動條件」吧。至於同樣邏輯,是否可以以月柱、時柱為論命基點?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只是要怎麼架構理論與推論的正當性與實證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