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系統思維(一)

我的思維養成,深受求學背景的法律所的影響,在認識八字命理時,不斷地去用法學分析的方式,去探索八字的學理。當然,隔行如隔山,這兩種思維方式可以說是差很多,但是有幾點是共通的,就是抽絲剝繭、涵攝推論、體系架構。

1. 抽絲剝繭:探索問題究竟是甚麼,以及解決問題的方法究竟何在。這或許是法學的特性,透過不斷地探索、挖掘、比較,將存在事物的問題「爭點」找尋出來,並且同樣地探索、挖掘、比較來思維解決爭點的「方法」要運用哪個法條或是哪個個案法,而這個法條或個案法,又同樣地被探索、挖掘、比較是否能夠運用在本案上。運用於本案是要採取有利於爭點的哪一方,持續地探索、挖掘、比較…。

2. 涵攝推論:透過給定的上位概念大前提,將存在事理的小前提,予以套入大前提的概念中,將小前提得到跟大前提一樣的結論,這就是涵攝。對於大前提(法條、法則)的確立,小前提(存在事件)與大前提是相同立論的確立,得到同樣結論(當為)的確立,這樣的思維在命理研究,可以安全地確保推論沒有走歪,否則就變成瞎掰胡言亂語,自己的前面說的話去打臉後面說的話。

3. 體系架構:法學所規範的對象太廣泛,因應規範對象的差異產生了民法、刑法、公法、商法的大分類,更有很多小分類。每個法典的詮釋者,因應法典的特性,會有一以貫之的核心價值論述,在這個核心價值論述中,創造出屬於詮釋者自己的解釋架構,能夠讓所有的理論解釋環環相扣,不會造成一邊說這樣、那邊說那樣的窘境;有了解釋體系更能夠有組織、層次、相呼應地分析問題。

在我的體系架構八字命理學,一個八字從開始分析到結束分析。分為「結構論」、「方法論」、「涵義論」三個階段。結構論,這個分析階段目的在於掌握四柱八字的基本物理性質、化學變化;方法論,這個階段奠基在結構論的認識上,進行多種的解析方法,最終達到命運解析、預測的初步原形。涵義論,則是將解析命運的結果,聯結到人文現象的一切面向。

首先最困難也麻煩的,是「結構論」,結構論之所以難,是因為它被嚴重忽略。四柱八字的分析方法,大致主流的有三種:

  1. 以干支五行的「理想搭配」為思維的造化元鑰、滴天髓、玉照神應真經等
  2. 以吉神凶煞的「理想搭配」為思維的果老星宗、星平會海等
  3. 以干支五行的「對應關係」為思維的李虛中命書、淵海子平等

這幾種思維,有一個共同的基礎,就是都是對「四柱八字」的基本結構,必須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這個認識包含了五行的基本概念、天干地支的基本「物理性質」,以及干支四柱在何時會有「化學變化」。諸如地支三合寅午戌化火,究竟本來地支的五行是否就此消失?還是同時存在?抑或是還有其他副加條件才會成立化火(例如生在夏天才化其餘季節不化)。種種陰陽五行、天干地支的基本物理、化學性質,所建構的四柱八字,就是結構論所要探討的地方。

結構定盤,並沒有特別的專論去討論。定盤是進入論命的基本前提,所有八字論述者,自然會先驗地去探討地盤,甚至是隱性性地「定完盤了」然後進行論命,讀者、學習者可能沒有發覺到「定盤存在的這一回事」,而直接學習到了論命,但卻沒有學到定盤,這是一個很可惜也很可笑的事情。定盤被忽視,因為分析八字者,往往以為定盤就是:天干有10個、地支有12個、干支搭配起來有60個、天干五合、地支六合、六沖、三合、三會等等,這些基本的生化剋制刑沖會合,這樣的認知,導致定盤不被重視。然而,隨便一個定盤問題,都可以讓論命想破頭皮:

  • 年柱地支是否剋得了月日時的天干五行?
  • 同一柱干支自合是否會干支自化?
  • 兩個子夾午,是否依然會六沖,還是不沖?
  • 天干出現三個甚至四個戊,是否會變體?
  • 日主丁月時都是壬,天干爭合跟單一合有何區別?
  • 年丙月丙日辛,這樣是否成立爭合?
  • 日主有化氣格的存在,那年月壬丁合,是否成立獨立的化氣?
  • 日主癸見戊化氣成火後,一陰一陽的關係是存在還是消失?
  • 年支子日支丑,子丑隔位是否成立六合?
  • 寅午戌三合,是否所合的地支年月日時運流年流月,而有差異?
  • 申子辰三合,歲運流月遇到寅、午、戌任何一個相沖,申子辰三合是否解體?
  • 辰辰自刑,辰中的五行是否變質?
  • 天干見七煞地支見相刑或見相沖,有何區別?
  • 月令節氣深淺對於格局的成立,是否有影響?
  • 冬至一陽來復,是否需要更換年柱?

上述的種種問題,只是結構論的冰山一角,若是要仔細探索八字結構上性質,甚至需要大量的思辨、假設、驗證來逐步探討、發掘結構問題的存在與結構性質的內涵。這個重要的工夫,因為方法論的興盛,會八字的人忙著取格、用神、批評古書,甚至因為分析者的個人邏輯不好,開始瞎掰自說無所本(沒有論述推論或經驗實證) 更是占多數;很多八字的古籍文獻,也不乏有這樣充斥猜測沒有根據,卻又寫得很厲害故弄玄虛,遺害後人。光是分辨結構性質的成立與否,就要大量的交叉比對推論、驗證,還沒有開始論命,誰有那麼多功夫呢?自然是被忽略。

在結構論中,最終的目的是導向「定盤」。定盤就是確認八字基本的物理性質、化學變化,但此時的分析階段,尚未帶入任何的八字命理分析。若尚未確認定盤,急著去分析這個格局那個十神、這個神煞、它個物象,會變成「還沒有確認好是人是鬼,就開始定作服裝了。」讓分析者進入自得其樂的分析,卻嚴重忽略了命盤盤勢的根本面貌,結論當然是走向啼笑皆非。

結構定盤,是要理解、確認極為細微的四柱八字結構;越細膩掌握八字結構,就越能知道何處是最理想的分配、何處是正確的對應關係。因此不論是上述三種分析方法,或是獨特的分析方法,都以結構論為論述基礎,沒有此基礎,任何分析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或是以訴訟法學的術語「毒樹長出來的果實,必然為毒果」不正確認識結構的八字分析,必然錯誤百出。結構論,可以說是理解四柱八字作為命運分析工具的精華所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